CEC 的報復就是將我由全職變成半職.過程就是這樣的: 他美其名是合併改組,他將厨房部和宴會廳部門合併,這兩個部門都各自有部洗碗機,並即時加薪三毫,並取銷和厨房分小費。並由 steward 改名為 dishwasher and utility。他這樣做就是看不起洗碗員工,不分小費,這就是說洗碗員工不是厨房的成員,所以就不能享受和厨師分小費的權利。他這樣對我影嚮不大,因為每二星期的 小費從服務員(企檯)那裏拿得到的是每個厨房員工只有二十元左右,對於老外來說這些錢只能理過髮。大影嚮莫過於宴會廳的二位洗碗工,其中一位就是介紹我工 作的朋友,他說宴會廳做洗碗工,時薪才十四元多,但加上分小費,就每小時有26元,而將他們由十四多元加至十九多元,而我們厨房的洗碗工早已是十九多元,而 現在只是加了幾角錢而己。另一個變動當然是針對我,他們說有七個全職空缺,另外的只能是半職。而我當時是排在第八位,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這是針對我的,對 我的報復。真的是: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那是2012年的九月,九月四日是我的生日,全職員工會有生日帶薪休假一天,做半職就沒有這福利。還好當時的HR director 人不錯,他说這年的生日帶薪休假就給我。 那我立時由全職變成半職。到了翌年的二月左右,酒店生意清淡,我只有去申請失業金,拿了三個月左右,便又返回酒店工作。這次我的排班表都是每星期工作四十小時, 那是全職工作,但我仍是半職員工。過了四個月,我朋友退休,有了個全職空缺,但他們都不給我補上.再過不久,CEC 炒了埃及老員工,因為他遲到上班超過三次罷。 埃及老員工做了十多年的通宵班,而現在却編他上六點半的早班,當然會有些不習慣,遲到也是可以諒解的。埃及老員工走後,由差公補上做六點半早班,我却做二天中班, 三天晚班,那時己没有通宵班了。通宵清潔就由 CEC 外判给清潔公司做。中班由早上八、九或十點上班,每天十點左右,差公就開始倒垃圾,跟着我掃地,差公就負責拖地。 過了没多久,就不見差公來上班,問一問其他人,有人說差公想轉為半職,不批准,所以就辭工,從此我要和差婆拍檔。

話説我做了幾個月的全職工,但仍只有半職工的代遇。跟着我下面的是個 Fuji 仔,他的工齡跟我相差有三年多,為甚麼相差這麽遠,因為期中 CEC 請回來的洗碗工, 走的走,轉工的轉,有個年輕的土生仔轉去做客房送餐,有個白鬼轉去做通宵班的前台。可以説 CEC 請的人都是沒經驗的人,這些人都是舢艇充炮艇,見工時説得 自己天下無敵,到上工時就有心無力。CEC 請了幾個白鬼做洗碗工,卻沒有一個白鬼做得長久,走的走,轉工的轉工,現在洗碗工都沒有白鬼來做。最近請了二個洗碗工, 一個做了五天就自己辭工.另一個破纪錄,做了一天.第二天就自己要求辭工.這証明聘請員工的 CEC ,都是智商有問題。還有 Fuji 仔很懶,全酒店都知道,他也聘用 Fuji 仔, CEC 聘請他回來是對付我的,因為 Fuji 仔懶,我就只能勤快些,那就是要我多做些來玩弄我。現在就是這様,差婆也走了,我和 Fuji 仔拍檔三天。 話說回來我的全職問題,我有問HR,他說我只是後勤,全職員工休假就由我頂替,所以我是沒有credit 的。我就直接說你們這幫人,小心會有因果報應( karma )。 Fuji 仔也經常去問他何時可升為全職。因為受到二邊的壓力, HR director 不久就辭職了。而我在2014 年4月才轉回全職, Fuji 仔也和我同一天成為全職,可能 CEC受 不了 Fuji 仔的追問,而自己也理虧,而我的年資在 Fuji 仔上,所以給 Fuji 仔而不給我,那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們二人同時成為全職員工,這對我是不合理。 因為我去總部投訴了一次,所以他懷恨在心,這是小人的氣量,無時無刻都想整頓我。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